喝完酒回来我哭了

在走出饭店的一刹那我忍不住说出了口:“这是为什么呢?我嫂子呢?”面对我略带哭腔的质问,连长无言以对。看到不远处的新嫂子,他赶忙用手势制止了我的话语。

 

连长是我在部队时的领导,那时我只是一个两年兵龄的新兵,因了我们都是一个地区的老乡,就走得比较近一点。他生活上工作上比较照顾我,我课余时间也常到他家出点公差勤务,帮忙提水打扫卫生什么的。那时的连长是个多么有魄力的人啊,在连队说一不

嫂子每年都会来住一个月,那一年我也上军校作别了难忘的连队和嫂子,之后我分配到了别的部队。转眼15年过去了,我渐渐从部队转业。

二,威信十足,头颅总是高高地昂起。嫂子来队探亲来了,带着孩子,嫂子是农村户口,穿着朴实,看起来就象我的姐姐。农闲时节,住够了一个月的假期,不想走,又多住了一个月。嫂子心地十分善良,有一次,我的军装扣子干活时弄掉了,自己取出针线盒笨手笨脚地缝上了,可是上下位置错了几毫米,看起来就不那么舒展。嫂子看到了,非要帮我重新缀订,看着嫂子在我胸前穿针引线,又用牙齿咬断线头,我鼻子酸溜溜的,只有逝去的妈妈才这么对过我。嫂子来了,家里的活本不需要我干了,可是我去家帮忙更勤了,只为看到姐姐一样亲切的嫂子。过节了,嫂子家要吃饺子,我擀皮,她包馅,孩子在一旁胡闹,连长在连队处理事务。开饭时间我要回连队食堂吃饭,她留住了我,还说帮我向连长请假。坐在小饭桌前,嫂子亲自为我盛饭,我感觉回到了家里一样。我说等等连长吧,她说我们先吃。我每吃一个饺子就偷偷地掉一颗眼泪。连长回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个相机,他随手给我们照了一张相。这张温馨珍贵的相片啊,我保存至今。火热的部队生活有时还会在梦中出现。那些难忘的人和事啊,常常使我心潮澎湃,大部分的战友兄弟今生恐无缘相见了。有一天,转业到公安部门的连长打过来了电话,他说从公安网上查到了我的信息,他说他早我7年前就转业了。他还说他一直利用公安网的便利寻找昔日的战友兄弟。于是我们约定了时间地点在一个小饭店见面了,连长胖了许多,人也变得平和稳健了,不象在部队时那么锐气十足。他说我没怎么变,我怎么没变呢/我们都变老了,心也变得沧桑了。他带了夫人,却不是我熟悉的嫂子。这是一个年轻高挑的新嫂子,人也很热情健谈。只是我隐隐觉得连长在她面前略显谦卑,不象我印象中的连长。我很激动,不知为什么,我喝了很多酒。借着酒劲,我询问原嫂子的下落,连长说她也在本市租房住着,至今还是独身。这是为什么呢?……回到家里,我睡不着,于是爬起来写了这段文字







Copyright? 2006-2009 奇迹私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