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听,细雨的声响,从深秋的藤蔓上游戈而过,绕过细密的蛛网,扣醒叶子的清梦。用温润的指间,摩挲着拂过一朵花的脑门,让悬于眉间的挂念,嵌入暮鼓朝钟 。灵动的身影,若廊下栖霜的蝶衣,一滴消瘦,便完成了一次轮回的宿命,跌落入拂晓的幽静。这时令,一夜梦醒,伸出手去接触,体温逐步散开,指尖微凉,帘外,早已是满窗幽风。秋深,花,安在,心,静好,那鬓角暗生的白发,不绾,不捻,只为结成素弦,伴清韵蝉鸣,纵是瑟瑟低语,也要与风和声。不知,亦不念,安靖若素。
  
   依着一缕初阳乍现的光线,揽一丝澄明入心,温暖心底尘封的古道,让一些衰旧的词韵,脱离禁闭了思绪的城堡,沾染上梦的音量,再一次缓步清扬。一首花开的小令,几行瘦字,晕开在雨后的光里,是蓦然回忆中的年月,踏着生命的欢歌,虽清淡,却余味盘绕。推开一扇韶光的门楣,用无比的沉着,去迎对一缕温暖亮堂的阳光,让温暖轻抚年月的容颜,温顺着细碎的过往,让离愁的诘问,全部都散失无痕。此时,就做一个简略的小农,具有心里简略的高兴,活在当下,活在庸常,用眉宇间最安静的底色,去诠释一种走过,凝眸,浅笑,似水通常的情怀,淡化无尽的思量。细雨的纠缠,初阳的殷毓,悄悄的把你带入一股翰墨山水之中。
  
   轻捻,笑意,将留恋写进文字,让低入尘土里的心,一路明丽着年月的墙。回忆,默念,那般静谧的夜,如水的连绵律动,想起,就是最美的韶光。仔细,收拣,用一丝红线密密的穿起,安放在心里最温暖的当地,任凭着年月的风霜穿尘而过,直到怀念的缝隙里,都落满了紫檀木的清香。每一次的接触都是温顺的开释,读某段韶光,纵然是在红尘之外,照旧,若暗香盈袖。
  
   日子,无需故意,只用心安守文字,在冗杂中开释随意,青红皂白,沉积在心底,可轻做雾,可淡做尘,可不介意。你有你的精美,我有我的小窃喜,画外之音再美,那并不关乎自个。沉着入世,安靖着心情,等山清水净之时,你再来读我,风里,云里,一种姿势,是长久的秀丽!



 



Copyright 2007-2015 奇迹私服